仰韶文化博物馆
当前位置:首页 > 党史研究 > 党史人物

隔海一线牵 眷眷故乡情 ——设立渑池奖学金的台胞苏明森

发布时间:2021-02-20 点击量:566 来源:原创

苏明森(1914—1995),渑池县礼庄村(今属仰韶镇裴窑村)人,农民出身,1932年加入国民党冯玉祥部,1953年辗转到了台湾。1987年回到渑池时,捐出8万美元设立“苏明森奖学金”,还捐款帮助家乡修建校舍,把毕生积蓄都奉献给了家乡教育事业。1995年逝世。

坎坷人生

苏明森1914年6月生于渑池县礼庄村。兄妹四人,家境十分贫寒,很小就开始从事农业劳动。因为经常同哥哥苏炎森到县城卖红薯,听人说驻扎在县城的冯玉祥部队纪律很好、不欺压百姓。于是他就常和村里的孩子们一起到县城,看冯玉祥部队操练枪法、走正步,一来二去和部队招兵的军官混熟了。1929年春的一天,一个军官对15岁的苏明森说:部队开拔西去,带你到观音堂逛逛,然后再送回渑池。他就回家带一套换洗的衣裳,告诉母亲自己玩几天回来。到观音堂没几天,军情突变,冯玉祥部队紧急开赴洛阳,苏明森只得随着部队出发,从此走上了漫长、艰难的人生路,一别故乡60年。此后,部队转战南北,1937年开到了湖南桃源县。此时,苏明森决计离开军队。因为他在部队后方医院学过一些医术,就通过熟人关系到湖南省南县卫生院担任了护士主任。一年后,他弃医经商,在桃源县安家落户,以小本生意为业,奔波于湘、鄂两省,依靠微利养活妻儿。1940年,日本侵略军侵占了桃源,百姓四处逃难,当时苏明森在汉口做生意,妻离子散,无家可归。他只好随着难民向北流浪,回到了河南。准备回老家渑池,待局势平稳再作打算。到了郑州后,所带财物被强盗洗劫一空,困在郑州,回乡无望。正值走投无路之时,又被国民党军队抓了壮丁。1945年,日本投降后内战四起,苏明森的回乡之梦再次破灭。1948年底,苏明森随国民党溃退部队乘坐军舰,漂洋过海到了金门岛。1953年又到了台湾,继续从戎,升任上校军衔。1960年,苏明森等一批老兵退伍,被集中在台北市桃园县八德乡,令其自谋职业。苏明森被安置在“荣民之家”的“享福堂”(一间屋住六个人)。他因为在军队学有医术,就在当地开了个小诊所,苦心经营多年,攒了一些钱财,另盖了居所,生活还算不错。都说“叶落归根”,当他年纪渐老时,无尽的乡愁折磨得他日渐憔悴,经常一个人想家想得发疯,夜里辗转反侧睡不着觉。多少个月夜踟蹰在寂静的街上,又有多少次徘徊在绵长的海岸上怅望着家乡。他还把价值20万元的房屋和财物无偿送给了朋友,一度出家到大岗寺当了和尚,想以此断绝红尘。但断绝红尘也隔不断乡愁,这种思乡情结始终无法排解。

回到大陆

1987年底,海峡两岸隔绝状态被打破了,随着两岸经贸交往、人员往来和各项交流增加,两岸同胞交往日益密切。退役老兵,可以申请回大陆探亲了。但是呆在“荣民之家”的老兵多数很贫困。原籍甘肃的老兵刘某,想回家看妻儿老小,因没有路费跳江自杀。有个老兵病危前再三交待同室者,有机会一定将骨灰捎回大陆安葬故乡。多少年风雨沧桑,多少年望穿秋水。苏明森终于有机会踏上了回家之路。1989年5月12日,75岁的苏明森终于回到了魂牵梦绕的故土。他高兴地说:“回来了,总算回来了!40年的期待盼望,半辈子的梦想成真,但愿台湾早日回到祖国母亲的怀抱”。当有人叫他“台胞”时,苏明森说:“台湾是中国的一个省,都是中国人,何必称‘台胞’”。朴实的话语道出了亿万中国人盼望祖国统一的追求和愿望。青丝变白,青春已老。当弟弟苏明法告诉苏明森, 父母临终之际, 还念叨着他的乳名, 死不瞑目。苏明森泪流满面,在父母的坟前长跪不起:“爹!——娘!——儿子回来看你们来了!”他亲手为父母的坟墓添上了新土,还拿出一方雪白的手帕,庄重地捧了一捧泥土,小心翼翼地包好后掖在怀里。第二天,他坐车去看黄河。一路上村村都是新面貌,一幢幢小楼掩映在绿树荫里,老人怎么也找不着记忆里60年前的那些破草房了。此情此景,令他感慨万千:“故乡变了,变得富裕起来了!”面对滔滔黄河,苏明森像久别的孩子见到母亲,不禁呜咽起来。他要用自己的双脚去丈量故乡的每一寸土地,他要重温儿时的梦幻。他弯腰用瓶子盛了满满一瓶黄河水,说:“我要把它带回台湾,让那些还没有回过大陆的同胞们也尝尝母亲河的水。”听说离别家乡多年的浪子归来,乡亲们络绎不绝地来看望他,给他带来自己亲手烙的煎饼,给他带来满篮子的鸡蛋、核桃。亲情、乡情温暖着游子的心。“我能为故乡做点什么呢?”那夜,老人失眠了:他自幼爱国,终生恋家,深感家乡教育落后,毅然决定把自己节衣缩食存下来的生活津贴和薪金,慷慨解囊,资助家乡兴办教育。

设立奖学金

1989年5月17日上午,苏明森和长兄苏炎森,在县委统战部和仰韶乡负责人陪同下,来到了县教育局,对局长窦立贵等人说: “我没上过学,没什么文化,为了勉励学生学习,我积存了一点钱,想拿出来资助教育……永久存款,每年以利息奖给品学兼优的中学学生。”教育局负责人劝他说:一生积蓄不易,年纪大了,生活难免有困难,让他慎重考虑。苏明森说: “考虑啥呀! 这是我的一点心愿,一定要捐出来。我记忆中的家乡贫困落后,如今家乡确实大变了,但我发现咱们的教育还有待发展。我老了要钱干什么?我把希望寄托在国家未来的兴旺上,寄托在孩子们的身上。”

县教育局和苏明森商谈后,即向渑池县领导汇报,研究决定设立苏明森奖学金基金会。拟制了协议、基金会章程和有关事项,办理了司法公证手续,及时将款项存入中国银行洛阳分行。

1990年春,县、市、省三级教委,从省台办到省政府,逐级请示报告设立奖学金基金会。渑池县教育局,又相应地设立了管理使用奖学金的机构,进一步修改了章程和工作细则。章程严格规定:苏明森奖学金基金为永久性存款,任何个人、单位不得继承、挪用。每年使用基金的利息作为奖学金。3月27日,经省政府豫政文(1990)31号文件批复:

省台办、省教委、省政府有关部门:

豫政台(1990)第6号文请示悉,省人民政府同意中国教育国际交流协会河南分会接受渑池籍台胞苏明森捐赠五万美元,由渑池县教育局设立苏明森奖学金,以激励青少年发奋学习,发展教育事业,不得挪作他用。

此复

河南省人民政府(盖印)

一九九〇年三月二十七日

由渑池县人民政府正式设立“苏明森奖学基金”。苏明森任基金会名誉理事长,县教育局长任理事长,局其他领导任副理事长和常务理事,全县各中心学校校长任理事。并设司库1人,主管理事会财务账目。奖学金一般每年8月下旬授奖一次。1989年5月,苏明森交来3.5万美元。1990年8月,苏明森二次回到渑池,又交付3万美元。1992年8月,苏明森第三次回到渑池,交付1.5万美元。三次共向家乡捐赠8万美元(折合人民币约69万元),用于鼓励家乡的莘莘学子求学上进。

1990年渑池县首次颁奖,受奖者911名。1990年在县人民影院举行的千人受奖大会和1992年在县人民广场召开的万人颁奖大会,苏明森还亲自在渑池向学生颁奖,影响巨大。特别是1992年9月10日这次颁奖大会,县电视台摄像播放,《三门峡日报》社记者现场采访并专题报道,河南省电视台也播放了大会实况录像。仅1990—2000年共10个学年间,苏明森奖学金就提出了奖励金35.9万余元人民币,奖励学生1.2万余人次,对发展渑池县的中学教育起了很大作用。

殷殷报国情

苏明森从台湾回渑池探亲期间,除了参与奖学金颁奖,还向仰韶乡初中捐献人民币1万元用于修造校门、增置课桌凳,向礼庄村捐献人民币5000元用于修建校舍。三门峡市领导对苏明森这一壮举十分重视和敬佩。1990年8月,三门峡市政协设宴招待了苏明森,并陪同他参观了三门峡大坝等游览区。1992年8月20日,全国政协副主席王光英在三门峡视察工作时,在市委书记王如珍、市长张应祥的陪同下接见了苏明森,同他进行了座谈。9月中旬,三门峡市委还邀请苏明森参加了三胞联谊会和灵宝“金果会”。1995年7月,苏明森因病在清贫与孤独中于海峡对岸的台湾悄然离开了人世。讣闻传来,亲属们都不禁惊呆了。2000年2月,渑池县有关方面奔赴台湾,祭拜了苏明森,并协助苏明森的亲属办理了台胞遗产继承公证书。这时却发现苏明森留下的遗产很少:仅有旧、新台币24张,约合人民币85.16元。一位在台多年的渑池人乡情难泯,把毕生的积蓄全部贡献给了故乡的教育事业。苏明森老人去世了,但他这种情系故乡无私助教的高尚情操,将激励渑池一代代的青少年学生发愤读书,为实现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而奋斗。

参考资料:政协文史《赤子眷着故乡情》(郭浒群)《渑池县志》本传

撰稿:杜建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