仰韶文化博物馆
当前位置:首页 > 党史研究 > 党史人物

渑池县第一个党组织的党员

发布时间:2021-06-24 点击量:285 来源:原创

党员初心永不变 红色基因代代传

——追寻渑池县第一个党组织的党员



渑池县第一个党组织的党员

城关党小组旧址

1927年3月,在渑池县城西关的福音堂建立了渑池县第一个中共党组织--中共城关小组,党员有贺滹沱村的贺景星、仰韶村的王志仁、城关的李宗麟和县城东关的王兆寿。按照中共三大的决议,共产党员以个人身份加入国民党。4月,共产党员帮助改建“国民党渑池县党部”,城关党小组和上级派来渑池的共产党员都在“国民党渑池县党部”出任职务,张守初任县党部秘书长,负责党部全面工作,王志仁任组织部长,贺景星任宣传部部长,李宗麟任农民部长,张树波任工人部长,张百川任青年部长,王兆寿任候补委员。他们以县党部的公开身份开展革命活动:惩治贪官污吏和地方劣绅,还成立了农民协会和妇女协会,倡导妇女解放,禁止妇女缠脚,还到煤矿搞工运工作,组建了3个工人武装纠察队。由此唤起了沉睡中的渑池人民,反帝反封建的思想深入人心。但是,1927年6月20日,蒋介石叛变革命,形势突变。外地来渑的共产党员迅速撤离,渑池的党员接受上级指示,就地隐蔽潜伏,以待时机,由于国民党的白色恐怖,这四个党员从此都与党组织失去了联系。这些党员后来怎么样了?他们到哪里去了,干些什么?是否坚持入党的初心,是否传承了红色的基因。在今年党史学习教育中,县史志办作为一个课题进行挖掘研究,探索党史研究的新领域。年初,在档案资料里找到了贺景星和王兆寿的一些踪迹,王志仁和李宗麟却一点线索都没有。

贺景星与党组织失去联合后,成为国民党政府的通缉对象,一直过着颠沛流离的生活,他先后在几家报社工作,因为红色嫌疑,或是他力抨时弊,支持革命而被辞退。每个地方虽然干的时间都不长,但他到哪里就把革命思想宣传到哪里。他从来没有丢掉自己的初心,一直恪守共产主义信念,与日本帝国主义,与国民党反动派开展斗争。解放后,他积极投身新中国的教育事业,当选过灵宝的人大代表,为社会主义改造和社会主义建设作出了自己的贡献,1982年在三门峡病故。


 

渑池县第一个党组织的党员

贺景星

王兆寿参加了冯玉祥部第25路军,与国民革命第二集团军前敌指挥部政治部主任、共产党员宣侠父取得联系,并在其领导下开展工作。1938年,抗战开始后回到渑池,在国民党县政府任粮政科长。作为一个早期参加革命的进步人士,他一直支持共产党的抗日活动。1938年12月刘少奇到渑池后,要找一个安全的地方召开会议,王兆寿就将自家宅院后面一洞三室砖窑腾出来,给党召开豫西特委扩大干部会议、举办党训班提供了一个相对安全的环境。1945年渑池县抗日民主政府成立后他任粮政科长,在征集军粮、军服,支援抗战前线方面作出了很大成绩。解放后,任渑池县修建委员会副主任、县中学总务主任,主持修建了西关仓库、渑池第一中学、第二中学(义马)和观音堂师范学校等。1987年离休。1993年10月病逝。                                               

渑池县第一个党组织的党员

王兆寿

党史学习教育开始后,各地都到渑池交流学习,洛阳的退伍兵也组织到杰出军人馆学党史,偶然接触到一名退伍老兵——王汉民,听说我是党史办的,向我打听他爷爷王志仁的事情,我把城关党小组的情况介绍给他,趁机也向他求证王志仁后来的情况,他告诉我:“爷爷按照上级部署就地隐蔽,还把当时用于革命宣传的传单和外文版的《共产党宣言》藏在老家仰韶村的屋梁上。爷爷辗转到灵宝工作,1936年得了痨病回到渑池北街治病,没有多久就去世了。因为爷爷参加革命,全家也被追杀,我的父亲王建礼不敢在家住,出门讨饭,遇上刘邓大军过黄河,一打听是共产党的军队,就毫不犹豫地参了军,在打太原、济南、大别山战斗中,父亲先后三次负伤,被定为伤残军人,转业回到了武汉。我从小就在父亲的言传身教中长大,对于当兵打仗也有情结,1976年我也成了一名军人,我儿子也很早就入了党。祖父、父亲、我和儿子,我们一家四代共产党员。”从言谈中看得出,他们热爱党、热爱渑池家乡,王汉民退休后在洛阳居住,但是总想回来看看,来收集学习党的历史,把这些好传统,好基因世世代代传承下去!

听了王汉民的话,我立即联系县融媒体中心,党史学习教育开展以来,他们多次说过,想拍摄一些生动的视频材料,服务教育活动。对于这个采访他们特别重视,立即派来了记者。我们一起采访,制作了视频。让早期党员的后代现身说教,给全县党员干部提供一场“学党史、悟思想”的情景教学课。

只剩下一个党员没有消息了,我遇到老同志就打听,委托了很多人找线索。功夫不负有心人,在核查修复革命遗址中,我们来到了抗战时期四县联防会议遗址所在地果园乡石沟村调访,村里让老干部冯柏林给我们提供资料,他说到了大革命时期中共地下党员李建林被反动派追捕到他们村隐居的事,我忽然想起李宗麟又名李建林,急忙求证下文,他说李建林解放战争时期出任石沟村农会主席,领着村里老百姓分田地搞土改,后来到1970年左右才病故。又提供了其儿子李继荣是义马市人大副主任,已退休的线索。我通过义马市史志办,很快联系上李继荣。对于其父亲曾经是渑池县第一党小组党员的事,他不清楚,他说:“父亲没有告诉过我,但他一直想让我当兵,报效祖国,因此我到西藏当了兵,后来转业到义马。”我问他老家在什么地方?他说县城的老家在南街三队,老公安局后院。这就和王兆寿的回忆吻合了,“在李建林家,也就是现在公安局后院东南角的两间小屋内举行入党仪式,张树波手写的誓词:“服从党的领导,遵守党的纪律,先公后私,为共产主义奋斗终生……”我们终于找到城关党小组所有党员的下落,如释重负。我也很欣慰,他们虽然与党组织失去了联系,但是从来没有忘记自己的初心,没有忘记入党的誓言,不仅自身坚持革命,还把红色基因代代相传。在党的百年诞辰时,我们终于可以告慰渑池县早期的党员:渑池人民将沿着你们的红色足迹,让渑池“颜值”持续提升,“气质”越来越好,一个美丽、富饶、生态、宜居的新渑池,会让先辈们曾经的理想变为现实。

                                                                                                                                                                                                  (作者:上官丛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