仰韶文化博物馆

铁道游击队的原型人物——渑池抗战老兵井传友口述史

发布时间:2020-11-18 点击量:361 来源:原创

2020年是中国人民抗日战争暨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75周年,为铭记历史,缅怀先烈,弘扬民族精神和抗战精神,县委宣传部、史志办在仰韶今古网站和V观渑池平台同步推出“纪念中国人民抗日战争暨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75周年”专栏,从9月1日开始推送。

第一部分:抗战遗址简介。

第二部分:抗战老兵。第三部分:优秀纪念文章

       敬请关注

今日推出

第二部分   抗战老兵(二)

 

                           铁道游击队的原型人物——渑池抗战老兵井传友口述史

口述:井传友

采访人:上官丛蓉  杜建成

地点:渑池县干休所(2018年7月18日)

资料整理:上官丛蓉

参考资料:1、县委组织部干部档案

2、县公安局杨平伟《从农家娃到志愿军连长——访抗战老兵井传友

3、马召锋 李新不要忘了历史 不要忘了百姓 —一位抗战老兵的历史感悟  

 

  个人简历:井传友,山东省临城县裴楼乡前寨子村(今属枣庄市滕州市张汪镇)人,生于1923年,1943年日军占领村子后,经王学思(姑父)介绍做党的地下工作,给敌人乡公所做饭,两个后被怀疑逃,到房庄总站和姑父王学思做游击工作。19443月(二十二岁)由参谋罗岗介绍山东鲁中南二军分当侦察员。1945年6月调二军分武工队任班长。19465月调鲁南军区二科侦察连任侦察班长1947年9月入党。1949年2月调徐州市警备司令部军法处担任执法小队长,1950年元月调徐州基地场站招待处任警卫班长,1951年元月调至机关保卫队任队长,9月调至空联司十一师工程大队警卫营一连任副连长,12月调空联司十一师工程大队南山队留守队任副连长,195211月调至空联司后勤部汽车团三连任连长,19549潘阳东北军在职文化干校学习,三个月后转业,至1955年元月在嵩县百货公司任副经理,后任嵩县县委委员、县政府工商科科长等职,1959年调入渑池县,1959年3月任县商业局局长1963年11月任县工商行政管理科科长1965年8月任工商行政管理局局长“文化大革命”中被停职,1979年4月复任县工商行政管理局局长1985年6月离休。

 

     井传友口述:1943年7月,当年我19岁穿着粗布短裤赤着脚,从乡公所路过一个同村人叫“传友,八路来了。”吓了一跳,当时听人说,八路是赤发绿眼的人,非常害怕想溜走。同村的人把叫住了,只好硬着头皮进了乡公所,一个八路军干部坐在窄小的木凳上问“你们村有几个汉奸?”,看到八路不像传说中的那样可怕,就老实地说了3个汉奸的名字。心里还是有点不安,于是借口给八路军倒水,想离开,忽然看到院子里自己的姑父王学思也在,哦,原来他也是八路军,这下放心了。那个问话的八路军让干送信的活,为难地说自己不识字姑父说:你的事情很简单,敌人公所做饭看看每天飞机往南飞还是往北飞,飞几趟,火车上向南向北都拉的啥东西。鬼子扫荡前,会要车拉夫,提前记住,然后告诉给你指定的老乡。干吧,每月75斤小麦,每季度3丈2尺布有吃有住有衣穿,多好的事呀。实话说粮食和布对我的诱惑很大当时吃不饱穿不暖的。另外,我还仇恨日本人。一次,经过滕县车站的桥洞,日本兵守卫站在洞口,路过的中国人一个个敬礼,敬礼,日本兵“啪啪”就是几个耳光。还有一次去徐州贩土豆,出徐州火车站时,检查的日本兵用刺刀将背的包一下划开,赶紧去捡地上滚落的土豆,日本兵又是“啪啪”几个耳光,要不是被一个同乡看到,又敬礼又鞠躬的说好话,我都不知道结果会怎样。我们同村的人还有被活埋,妇女被强奸的。我恨死本兵了一听说做这事也是打日本,我就爽快地答应了。

 

在乡公所干了两个月,期间除了做饭,就干一些侦察、送情报、贴标语传单的小活,但也是有风险。一次,他去火车站贴传单,没贴完,把剩余的传单揣在兜里,回家的路上突然遇到汉奸队,情急之下,把传单藏在了路边的绿豆秧里,没想到还有一张没塞进去,汉奸就过来搜身了,发现了一张纸,问这是啥?机灵一把夺过撕掉,转身就跑,汉奸在后面追了半天也没有追上。还有一次,到姑父王学思家,刚坐下,就听见外面有枪声,姑父赶紧往外跑,我急忙钻在床底下搜查的汉奸进来后,我抓住床板的缝隙,把身子紧紧床板因为身体瘦小,敌人撩开床单也没发现,这才侥幸逃过一劫。

 

抗战时期的津浦铁路,是日军的生命线,为保护铁路,路两边一里范围内所有的东西都被烧毁,以防隐蔽八路军,而且还在铁路两侧挖了四米深四米宽的壕沟,五里设一个岗楼,允许老百姓通过。一次,通过检查站送情报,虽然很顺利,我却看一起过检查站的有一个手拿粪叉拾粪的人,脖子后面的头发很整齐很短,不像是本地的老百姓,马上怀疑是鬼子的便衣。第二次送情报时,我很警觉,就扛着一捆高粱杆,拉一个当伪保长的本家叔做掩护,再次通过了铁路检查站。但是,随着活动的频繁,在村里越来越被看做不安分的人,特别是在举报了村里的恶霸地主并使之受到惩处后,我在村里存不住身了。一天我方人员对伪乡长儿子——秋征琴了一枪,匆匆跑掉了,却没有打死秋征琴当时秋征琴(枪决)见我和八路军经常接头就怀疑我,带人准备抓我时我立即逃掉了,到房庄总站(地下工作机关)找到姑父王学思在那一带做游击工作,后被组织上调到鲁南第二军分区根据地,成了一名正式的侦察兵。

 

  滕县是津浦线上日军的重要据点,由日军和伪军共同把守。八路军准备打滕县前,安排和一个战友侦察,我当时感冒咳嗽的厉害,还是坚决接受了任务。晚上们悄悄摸到县城的护城河边上,紧贴着城墙,大气也不敢出一声。为了怕咳嗽惊动敌人,提前在老乡地里抓了一片白菜叶子装在口袋里,一想咳嗽就吃白菜叶。夜晚分外寂静,听到上面一个伪军喊“上岗了”,另外一个应声道“还差5分钟”。把敌人的换岗时间和基本情况摸清楚了才回去报告,期间我一声也没有咳嗽。那时候晚上确定方向我们也有土办法,一次,和一个营长到一个火车站侦察,晚上漆黑一片,侦察一会后,营长问“方向错了没有?”井传友说没有,不信摸摸树皮就知道了,随后俩人就摸了一下旁边一颗榆树的树皮,由于树木南北面受日光照射的不同,表面粗糙程度也不同,据此可以大致确定方向。

 

  在鲁南地区曾活跃着一支精干的武工队,他们在枣庄、滕县地区及津浦铁路两侧与敌人进行顽强的战斗,19456月调到二军分武工队,从普通的侦察兵,升为武工队班长“正吃着饭的时候把碗一放,就打仗了!”一天,带领一个战士执行任务的路上,忽然发现一个落单日本鬼子,毫不费力的把他俘虏了,并马上送到了鲁南军区司令部。没想到,这个早已厌战的日本兵,被八路军的优待政策和教育感化了,参加了八路军,而且成为一名优秀的炮手。八路军打滕县时,这个日籍八路军,瞄准南城门就是一炮,一下子就把南城门给炸开了,日军慌了手脚,八路军一鼓作气冲了进去,攻下了滕县,这事让高兴了一辈子。一次,和战友朱光有沿着河边走,忽然看见一个穿戴黄衣黄帽的人,就大声问道“哪一部分的?”对方一听撒腿就跑,我们就在后面紧追不舍,那人钻进了一个小庙,跑近时,看到一个伪军跑了出来,“啪”的一枪打死了,接着我和朱光有一起往里面射击,后来没动静了,进去一看,庙里还死了一个。后来才知道里面伪军不少,看到我们俩人这么勇敢,都吓得从后门跑了这一仗,我们缴获了5支枪,被八路军县长夸奖了一番

 

    敌后武工队可能大家都看过,我就是其中的一员。在武工队,在队长张西池的带领下,与日伪军进行过大小数十场战斗,具体拔除了多少个鬼子的据点,阻击了多少次鬼子小规模的扫荡,也记不清了,但能记得,自己和自己带的班都很勇敢!所在的鲁南军区在敌后对敌人的铁路开展了大规模的破坏和,炸火车、毁铁路、拔据点。“我作战勇敢着哩!我是武工队班长,有一次执行任务,从滕州到济京,我领着人,一晚上掀翻了日本人50公里的铁路,破坏了他们的交通线,我们没有伤亡一个人!在打一个叫关家的车站前,化妆侦察,白天挎个花生篮,四处转悠,晚上继续侦察,一次和营长晚上侦察,朦胧中忽然看到前面不远有个人,俩人赶紧趴下,过了一会不见动静,悄悄摸一看,原来是敌人扎的稻草人。我们就乱晃树枝,吸引敌人暴露火力位置。后来打关家车站,战斗非常激烈,打了四天四夜,打开,缴获了两支枪和一部电话机打完战,一身污泥的回到家中,妻子才生了女儿7天,本家的嫂子正趴在地上磕头,乞求老天保佑平安。接着打另外一个据点,我们打了一天也没打开,随后,部队安排一个连换了俘虏服装,从方向过来,对敌人说是增援的,据点敌人马上放下了吊桥,前后夹击,我们攻克了敌人的据点

 

    在无数次的战斗中,虽然每次都冲锋在第一线,但神奇的是从来没有负过一次伤。“这不假,有时候你越是怕死,子弹偏偏朝你来;你越是勇敢,子弹偏偏不打你!”“其实打战也是靠经验的,你首先要能听出来敌人拿的是啥武器,用耳朵听子弹发射的空当,该躲的时候趴下来,该冲的时候大胆地冲。再说,打仗就是要死人的,你怕有啥用?”有一次在冲锋时边跑边打枪,突然子弹卡壳了,一梭子5发子弹只打出来2发,低头一看才知道,原来是对面的子弹把的枪打坏了。“就差那一点,我就挨枪子儿了,不过我不怕!”

 

    抗战胜利后,19465月调鲁南军二科侦察连任侦察班长解放战争中,山东一度失守,我随共产党山东部队退到滨海,在天目山打游击一次在行军中,前面出现了一只队伍,排长本来要派去侦察,16岁的小战士吴锡河自告奋勇前去。远远的见吴锡河和两个高个子兵说话,对方问“你是哪一部分的?”吴锡河说“我是乡公所的,你们的长官是谁?”我和战友们听到说话,马上判断对方是敌人,就开始边开枪边撤退。结果吴锡河被敌人抓走枪杀在黄河滩上,后来带人扒开埋葬的地方,一看帽子和尸体的头部,立刻放声痛哭,尸体正是战友吴锡河,因为帽子和袜子都是亲手给他缝补的。多少年来,还不自己身边的这个小战士,他的机警和勇敢,永远留在我的记忆里19492调山东徐州市警备司令部军法处担任执法小队长

 

    全国解放后,1950年元月,我调至徐州基地分治招待处任警卫班长,1951年元月调至机关保卫队任队长,1951年9月参加抗美援朝,任中朝人民空军警卫营副连长汽车团连长等职,曾先后三次冒着美军飞机的密集轰炸入朝作战。19549,在潘阳东北军在职文化干校学习三个月后转业地方“文化大革命”期间,被打成走资派,下放到西村、化肥厂等处劳动,“文化大革命”结束后被平反,恢复职务,1986年离休回家休息。感谢党培养了我,党对我很好,工资高、生活好,没有什么遗憾的事,只是时常怀念战友,唯一的心愿就是希望有一天返回故乡山东,看看战斗过的土地去给战友们扫墓。